趣观网趣观网

一个有趣的网站
   Quguan.net

表观遗传学发现 存在两种类型的肥胖,其中一种特别糟糕

一项新的研究将肥胖分为两种不同的亚型,每种亚型对我们的身体功能都有不同的影响。这一发现不仅可以为诊断与体重相关的健康状况提供更细致入微的依据,还可以带来更个性化的减肥方案。

目前,肥胖是通过体重指数 (BMI) 来诊断的,但新研究背后的团队表示,这种方法过于粗糙,且可能会因忽略个体的生物学差异而产生误导。

一种肥胖类型的特点是单纯脂肪量大,另一种则是脂肪量大的同时,肌肉量更少。令他们惊讶的是,第二种类型与炎症相关,而炎症与癌症和其他疾病的风险增加有关。

“使用纯粹的数据驱动方法,我们第一次看到至少有两种不同的肥胖代谢亚型,每一种都有影响健康的生理和分子特征。”密歇根州范安德尔研究所的代谢疾病领域的表观遗传学研究员 J. Andrew Pospisilik 说。“将这些发现转化为临床可用的检验依据可以帮助医生为患者提供更精确的护理。”

科学家们利用 TwinsUK 研究项目收集的 153 对双胞胎的数据,得出了四种影响体重的代谢亚型:两种容易瘦,两种容易肥胖。

这些结果随后在实验室的小鼠模型中得到验证:使用基因相同、在相同环境中长大、吃相同食物的小鼠。

控制变量表明,除了饮食、环境和遗传之外,还有其它要素。一种可能的解释涉及表观遗传标记——对 DNA 分子进行的非编码修饰会改变基因的读取方式。表观遗传学可以解释,为什么具有相同 DNA 密码的双胞胎并不总是相同。

“我们在实验室的研究结果几乎复现了人类双胞胎的数据。”Pospisilik 说。“我们再次看到了两种不同的肥胖亚型,其中一种似乎是表观遗传可触发的,其特征是更少的肌肉和更高的脂肪、高炎症信号、高胰岛素水平和强烈的表观遗传特征。”

从研究人员目前所知,第二种肥胖——与炎症有关的肥胖——似乎是偶然触发的。这意味着这些发现也可能有助于分析所谓的无法解释的表型变异 (UPV),即遗传和环境之外的其他因素。

一百多年来,科学家一直在思考 UPV,这项研究暗示表观遗传学与 UPV 相关。

如果在未来的人体验证研究中可以确认存在两种(或更多)类型的肥胖,那么各种肥胖干预——如饮食改变或减肥手术——可能会根据肥胖类型产生不同的效果。一个全新的领域刚刚拉开大幕。

“全世界有近20亿人被诊断为超重,超过6亿人患有肥胖症,但我们没有依据更精确的体重成因对个体进行分层的框架。这就是我们现在想要填补的空白。”Pospisilik 说。

该研究已发表在《自然·代谢》上。

https://www.sciencealert.com/scientists-say-there-are-two-types-of-obesity-and-one-is-worse-for-our-health

赞(187) 打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趣观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uguan.net/p/1868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

佳美淘券券说火瓜

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