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观网趣观网

一个有趣的网站
   Quguan.net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image

七夕。

千古写七夕词,莫过于秦观《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词写给谁的?

说法各不相同。

有说秦观自伤身世的,有说写给他夫人的,有说写给他相好的(而且传说中相好不止一位),有说他写给苏轼爱妾王朝云的。

传说中秦观娶了苏小妹,然而这苏小妹基本出于虚构。

问题来了:

苏门四学士,秦观晁补之黄庭坚张耒。为什么不虚构晁黄张娶苏小妹,要让秦观娶?

苏轼自己好朋友很多,除了河东狮吼陈季常有老婆外,其他马梦得、张怀民什么的,干嘛不虚构他们娶苏小妹?非让秦观娶?

秦观跟苏轼什么关系?


苏轼成名早,人在徐州时,秦观来拜谒,有句:

"我独不愿万户侯,惟愿一识苏徐州。"

—— 李白:"生不用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

苏轼和秦观一起玩,彼此劝励;苏轼还跟王安石推荐过秦观。元祐年间在京城聚,秦观是苏门四学士之一。后来各自被贬不提。

秦观可能是最敬爱,最了解苏轼的人。

陆游《老学庵笔记》,说当日苏轼南迁,见了苏辙,当时俩人都不快活。

"道旁有鬻汤饼者,共买食之。恶不可食。黄门置箸而叹,东坡已尽之矣。徐谓黄门曰:"九三郎,尔尚欲咀嚼耶?" 大笑而起。秦少游闻之,曰:"此先生'饮酒但饮湿'而已。"

—— 路边有卖面的,其实不好吃。苏辙吃不下,叹气;苏轼三两口吃完了,慢悠悠对苏辙说:"你还要细嚼慢咽品味吗?" 大笑着站起。

秦观听说了这事,说这就是苏轼之前写 "饮酒但饮湿" 的用意了。

——"饮酒但饮湿",是苏轼之前在黄州,写过的 "酸酒如荠汤,甜酒如蜜汁。三年黄州城,饮酒但饮湿。我如更拣择,一醉岂易得?"

—— 秦观对苏轼的了解之细微,甚至不下苏轼亲弟弟苏辙。


《红楼梦》读者,应该都熟悉一句话,曹雪芹说是秦太虚写的:

"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好生香艳,挂在秦可卿房里。

秦观字少游,一字太虚。

那房间里,是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武则天当的宝镜,飞燕的金盘,碰过杨贵妃胸部的木瓜。寿昌公主卧的榻,同昌公主制的帐。西子浣过的纱衾,红娘抱过的鸳枕。

贾宝玉就这样在秦可卿房间里睡着了,去了太虚幻境,学了云雨之事。

秦,太虚。

大概曹雪芹也觉得,秦观够风流婉约吧?

妙在秦观还真写过云雨,他有首《南歌子》,写给苏轼的妾朝云。

"霭霭凝春态,溶溶媚晓光。何期容易下巫阳,只恐使君前世、是襄王

暂为清歌驻,还因暮雨忙。瞥然归去断人肠。空使兰台公子、赋高唐。"

"只恐使君前世,是襄王"。

使君就是指苏轼。

朝云暮雨的典故就不提了,著名的香艳段落。

苏轼和秦观最后一次见,据说秦观写《江城子》:

南来飞燕北归鸿,偶相逢,惨愁容。绿鬓朱颜重见两衰翁。别后悠悠君莫问,无限事,不言中。

小槽春酒滴珠红,莫匆匆,满金钟。饮散落花流水各西东。后会不知何处是,烟浪远,暮云重。

别后君莫问,后会不知何处,很怅惘,一望而知。


现在回到秦观《鹊桥仙》,想想里面的词。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我独不愿万户侯,惟愿一识苏徐州。"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饮散落花流水各西东。"

"别后悠悠君莫问,无限事,不言中。"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那,从嗑学角度出发,有没有一种很小的可能:

《鹊桥仙》,是秦观写给苏轼的呢?

毕竟秦观也写过苏轼前世是经历了朝云暮雨的襄王,所以如此劝他也合理:

两情若是久长,又岂在朝朝暮暮 —— 他俩的情义,天南海北二十多年,确实也深远久长。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微信号:zhangjiawei_1983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趣观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uguan.net/p/17833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

佳美淘券券说火瓜

请站长吃玛卡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