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观网趣观网

一个有趣的网站
   Quguan.net

“二舅” 不可围观

1

90 年出生的 B 站 UP 主 "衣戈猜想",北漂,孩子刚出生不久,属于辞职创业做 UP 主。当下的收入仅够维持生活,他还没考虑太多商业化问题。面对 "二舅" 出圈爆火的结果,他现在考虑比较多的是不要有太多人去打扰二舅。

撰文 /《财经天下》周刊作者 何畅 薛永玮 曾广

编辑 / 董雨晴

"二舅" 在全网取得爆发式关注的这一天,二舅的妹妹,也就是 UP 主 "衣戈猜想"(以下简称衣戈)的妈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将这个视频看了几十遍,哭了一整天。自己的亲人出现在视频中,11 分钟的视频凝聚了 "二舅" 的一生,就这样出现在屏幕上还被好多人看到,她之前总觉得得是明星才可以。

7 月 25 日早上 8 点前,衣戈还只是一个辞职在家一边带娃一边做自媒体谋生的半兼职 B 站 UP 主,正和自己的妻子规划着今年的涨粉计划,或许是年底之前涨到 100 万,但能不能达到不清楚。

一条名为《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的视频发布仅 40 个小时后,在 B 站浏览量超过 1500 万,衣戈的 "年度规划" 突然超额完成了,他的 B 站粉丝达到了 170 万。

但衣戈说,二舅这条视频纯粹是个 "计划外" 产物,在发布这条视频之前,他的选题挺丰富,比如《太监阉割指南》《山东人何德何能拥有山东台》,甚至他还邀请养猪的朋友写了一篇《母猪的产后护理》,这些选题被衣戈形容为比较 "功利","我确实喜欢这些无聊的东西,但很多东西实事求是讲,都是从流量角度出发的。"

碎片化、娱乐化时代,曾经作为高中历史老师的衣戈似乎掌握了 "流量密码"。这也是绝大多数创作者要面对的宿命,向流量低头。

但 "二舅" 不一样,尽管事后人们给出了一万个 "二舅" 可以火的理由,比如叙事手段诙谐、文案朴实、画面有电影感、有贾樟柯的味道,但衣戈依旧斩钉截铁地回答,他的视频没有风格,画面也是 "粗劣不堪"。

衣戈解释说,他没有团队,全部画面都是他和妻子两个人完成,用手机拍摄,所以画面非常不完整,而且会有各种各样的抖动。甚至,因为不会用妻子买的云台,大部分画面都是妻子拍的。文案也只写了两个夜晚,比起要查阅大量书籍的历史题材,写二舅对于他来说要简单的多。

90 年出生的衣戈,北漂,孩子刚出生不久,属于辞职创业,当下的收入仅够维持生活,他还没考虑太多商业化问题。面对爆火的结果,他现在考虑比较多的是不要有太多人去打扰二舅。

衣戈一开始打算摒弃流量,他预估 "二舅" 会有 15-20 万的浏览量,但猝不及防的,在某一个夜晚,"二舅" 和 "衣戈猜想" 都火了,巨大的流量砸来,每个人的命运都被改变。

铺天盖地的关心袭来,这是另一个造神故事。

2

属于 "二舅" 的夜晚

7 月 24 号凌晨,在熬夜做完视频点击上传后,衣戈将发布时间定时在 25 日早上 8 点,拖着疲惫的身躯,他很快就睡了,没有对视频流量抱有过多期待。

第二天,这条视频出现在了 B 站的首页和热榜,观看量开始稳步增长。

这只是 "二舅" 视频爆红的开端。7 月 25 日晚上,该视频开始被大量转发到朋友圈、微博等外部平台,经过一晚上的发酵,拿下了多个微博热搜。

但二舅真正成为全网爆款,则是 7 月 26 号白天发生的事情。当天上午,"二舅视频" 开始登上各大平台热门榜,在 B 站、朋友圈、微博等平台引来大量转发。网友们惊呼,"百万级文案"、"看哭了"。

截至发稿前,该视频播放量已突破 2000 万,实时在线人数仍旧超过 10 万 +。

11 分钟的视频播放到最后 30 秒,视频里拄着拐杖的老者蹒跚着向山上走去。伴随着背景音乐《Assassin's Tango》播放到最激情澎湃的鼓点,一排一排的弹幕密密麻麻地飘过:"敬二舅!"

3

许多人都觉得 "二舅" 走红的原因其实并不复杂,高质量的文案,搭配诙谐的表达方式,让 "苦难" 变得不苦了。尽管分析得有理有据,但 "二舅" 的爆红,只能说是一个 "意外"。

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等多家媒体采访时,衣戈的回答就如他的文案一样朴实。面对外界铺天盖地的猜想,衣戈表示,他其实只花了两个晚上,用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完成了 4500 字的底稿,"视频里每个字都是真的,希望大家不要打扰二舅,让他安安静静地生活。"

视频发出的第二天,二舅就听说自己 "火了"。

"我跟我媳妇儿给他打了好几次电话,告诉他很火,但是他听不懂 B 站啊、热搜啊、微博啊什么的。他咿咿呀呀的,其实我也听不明白他到底说了啥,他好像没什么感觉。"

衣戈本来准备把这个视频每天的播放收益转给二舅,"就说是他的视频挣的",但又考虑到二舅的性格不肯收钱,所以只能说是 "媒体评选颁给他的自强不息奖"。就连最初拍摄这支视频,也是因为打着 "激励自己学生" 的幌子,二舅才答应。

66 岁的二舅是苦难的缩影。少年时是村里的天才学生,因为村里的赤脚医生在屁股上打错针而成了残疾,腿废了。自那之后中断了求学路,没有参加高考。但天资聪慧的二舅,仅是坐在家里看木匠干了三天活,就学会了木工,开始以给人做活赚钱。有人这样概括二舅的故事:"少年时被打错了针,中年时没办下来残疾证,老了以后靠木工攒养老钱。"

但二舅又是他人的福音。他送两个妹妹出嫁,给每人做了一套 "豪华" 的贴牌家具;他几十年攒出了十几万积蓄,给领养的女儿买了房;他生活在老房子里,照顾着年近百岁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即便是现在,他还在给村里几百位老人修着插线板、燃气灶和床头灯。衣戈在视频最后说道,"人人叫他歪子,人人都爱歪子"。

为了消解其中的沉重,衣戈专门用了一些玩梗的语言描述二舅,并穿插了一些自己的感受,以使视频不要显得太 "说教"。二舅的故事和时代的变迁息息相关,整个视频以诙谐的语言叙述,金句频出。

比如视频在最后讲到,二舅的世界里没有 "遗憾" 两字,他是村里第二快乐的人 —— 第一快乐的人不对他人负责,第二快乐的人从不回头看。网友评价,"平实的文字却给了我内心极大的震撼"。

"愿称其为一种冷峻的幽默感。"B 站热评第一如是说。另一位 B 站用户也在该视频下评论,"平凡但是高贵,这是我今年看过最高级的视频。真实生活的图片配上幽默的文案,叙述了二舅的一生,像看了一篇名家的文学短篇小说。第一次见识到了以视频作为载体,能呈现出这种高级的东西。"

另一些声音也随之而来,有人认为 "没有把苦难升华到更广阔的社会议题",有人认为 "文案过于文学化不够真实",但衣戈并不在意这一类评论,这也不是他做这个视频的初衷。

视频出圈后,甚至有不少电影制作方联系衣戈,寻求二舅故事改编的可能性,就在 7 月 26 日当天上午,还有几位编剧和一位导演找他聊这件事。但他觉得,这个故事撑不起来一个 90 分钟的作品,矛盾和冲突不够密集,可能不适合拍电影。

不少网友私信衣戈,建议他让二舅去各大短视频平台直播。对此,衣戈通过社交媒体回应,"谢谢大家的关心,二舅这点小小的流量,你要劝他直播让他干啥呢?" 并表示,"让二舅安安静静地陪姥姥生活在那个小山村吧,那就是这个故事最美好的结尾。"

4

谁捧红了二舅?

在成为 UP 主之前,衣戈曾经是一名高中历史老师,凭借丰厚的知识底蕴,将投稿方向定位于各种科普视频。在此次爆火出圈之前,"衣戈猜想" 就登上过 B 站热榜第一,许多视频播放量都在数百万以上,其中一个关于高考作弊的视频播放量超过了 1300 万。

衣戈透露,自己早在七八年前就想拍一下二舅的故事,但一直没有实施。一个偶然的机会,衣戈好不容易回到了农村老家,在家人的讲述下,衣戈发现他对二舅的认知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于是有了创作视频的冲动。

成为半兼职的 UP 主后,衣戈还为自己制定了一个涨粉时间表,希望到今年年底能够达到 100 万的 B 站粉丝数量。结果他提前四个月超额完成了目标。如果将他的粉丝数量和获赞数量按照日期绘制出一张图,可以确定的是,这两条折线在最近两天都出现了非常明显的拉升趋势。

经验老道的创作者,往往可以预判内容能不能 "爆"。衣戈也是如此,他此前的视频聚焦于趣味科普,选择了看似冷门实则备受关注的 "小众" 领域,无论是 "谁在组织高考作弊" 还是 "如何科学地护理产后母猪",都具备一定的流量基础。

5

从这些角度来做趋势判断,"二舅" 肯定火不了。

但就像和之前的很多出圈网红一样,二舅真正走红的契机,在于精准地踩中了时代情绪,是一种对年轻人的正向引导。对于这类困难中依旧昂扬向上的故事,很多人都心怀敬畏,这并非赞颂苦难,而是寄托着大家对于走出苦难的期待。

奔波在由钢筋水泥浇筑的城市里,被金属森林、雾霾尾气所环绕的人们天然地向往世外桃源般的乡村生活,渴望拥有安宁而静谧的日常 —— 和在办公楼格子间内加班燃烧自我相比,那无疑是一种奢侈。所以,李子柒火了。

而在疫情期间,囿于家中、缺少社交和娱乐活动的你我,不仅在 "腰间肥肉咔咔掉" 中实现了社会联结,更通过运动博主的直播间看到了若干年后沉迷广场舞的自己。于是,刘畊宏也出圈了。

二舅的出现,恰恰就是年轻人倦怠了内卷的快节奏生活后、一种乐观消解困难的态度,治愈了许多人的精神内耗。

当然,用户的注意力是有限的,创作者的瓶颈也是客观存在的,或许没有谁永远是头部创作者,但永远会有新的头部创作者源源不断地出现。

"二舅" 视频的成功是偶然,却也有其必然。尽管难免被诟病为 "一口鸡汤"、"赞美苦难叙事"、"在比惨中减少精神内耗",但它却精准地戳中了一批在遗憾间蹉跎、在迷茫里沉沦、在焦虑中浮沉的人,尤其是 B 站的用户基本盘 —— 年轻人。

一位自称 "看哭了" 的用户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令她感动的是二舅一直在用力生活:"他一个人的一生,映照出千千万万个从未放弃的普通人的坚持。" 另一名看过视频的用户则表示,这个视频打动人的点在于,"每一个人的身边,都至少有一个二舅,代表的是我们的父辈真实的模样"。

当然,除了很多在农村生活过的 80 后、90 后以外,大量成长于城市的 00 后甚至更年轻的受众都被这个视频所打动。"他们把二舅的经历投射到自己高考失常、考研失利,投射到自己容貌焦虑、身材焦虑上,所以这个我是没想到的。" 衣戈在采访中表示。

换句话说,在当下,创作者能否脱颖而出,除了原创能力和内容水平之外,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在于能否求取时代情绪的最大公约数,这是流量密码,也是创作者的机会。

6

铁打的平台,流水的创作者

没有永远的头部,但永远有新的头部诞生,对于平台而言,他们需要依托头部创作者来维持平台活力。刘畊宏在抖音走红后,抖音电商的健身运动产品成交额曾显著增长:仅今年 4 月,就售出了 22.9 万件瑜伽垫、11 万件哑铃、75.2 万件跳绳,瑜伽垫的订单量同比增长 48%。

而本就靠 "带货" 火出圈的董宇辉与东方甄选更不必说,单月 GMV 超 6 亿,为抖音电商的 GMV 增长提供了新的支点。

但头部的光辉背后,少有人发现,创作者的竞争已经异常激烈。

如果将抖音、微博、快手等各家内容平台算在一起,视频内容创作者的竞争早就走向了白热化,即便是自称 "很少关注内容行业发展" 的衣戈也坦言:"好像现在整个自媒体(行业)的生态都比较卷。"

但复盘所有突出重围的人,会发现,共性依旧存在。比如李子柒,从牛肉面到桃花酒,从面包窑到印花布,美食与田园始终是她创作的灵感来源,她的成功源于人们对于田园生活的向往。以至于在她因与 MCN 机构产生纠纷停更期间,还催生了一批创作者 "跑步进场",迎接三农赛道的流量高峰,像抖音红人 "张同学"、B 站 UP 主 "帅农鸟哥",均为其中代表。

今年上半年因跳操迅速走红、并以一己之力带火健身直播的刘畊宏也是如此。疫情期间,人们有着极强的获取健康的诉求,这让 "刘教练" 抖音 10 天涨粉 3000 万,单日最高涨粉 1000 万。《本草纲目》不再只属于周杰伦,而是和毽子操一起,成为一众用户居家办公时共同选择的 "体育项目"。

铁打的平台,流水的网红背后,从刘畊宏、董宇辉、甚至是到近期的罗敏,抖音一直在批量制造 "顶流",但何同学之后,B 站却少有破圈的 UP 主。本质上在于其社区模式与抖音等媒体平台的逻辑不同。

"二舅" 视频火了之后,有很多人都在分析视频的编排、节奏甚至是拍摄技巧,但是衣戈透露,这只是一个靠手机拍摄的视频,"单纯从画面来说,就是粗劣不堪,非常不完整,而且会有各种各样的抖动"。

然而,就是一个如此 "粗糙" 的视频,却最大限度地引起了用户的共鸣,本质上也在于踩中了 80 后、90 后一代人对于乡土的向往。

背后也论证了一个议题,今天的社区生态对于创作者意味着什么?

在 B 站,PUGC 内容占据着相当大的比例,社区的调性决定了算法的作用会相对有限。"二舅" 视频的出圈,一定程度上来看,是 B 站一直以来 "非标准" 生产模式的胜利,或者刻薄一点说,这就是一直以来 PUGC 模式下 "草根" 力量的胜利,代表的是最简单纯粹、但同时也最直抵人心的个体表达。社区则像一个放大器,极大程度的放大了这种共鸣。可以说,二舅的爆红,是 2000 万网友共同制造形成的。

但即便如此,"二舅" 视频的走红,对于衣戈和 B 站来说,都更像是一次 "偶然","我们预估这个视频只有 10 万 - 15 万的播放量,可能一个粉都不涨甚至会掉粉,但是也要做。" 衣戈表示。

和其它头部红人一样,许多人都在猜测,衣戈走红后,接下来会做什么。

但衣戈说,最大的收获是,他多了一点对自己的认可,"开始觉得自己有一点点酷了,站着也可以把钱挣了"。不过,他完全不打算 "趁热打铁",在追求播放量与自己想做的内容之间,他还是想尽量做到平衡。

并且衣戈有着清醒的认知,他认为这种爆火是短暂性的,一两天后就会归于沉寂,自己以后还是会回去接着做科普视频。

正如一位网友在 "衣戈猜想" 微博下面的评论,"这个故事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留白也是一种浪漫。"

来源:AI 财经社 微信号:aicjnews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趣观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uguan.net/p/17740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

佳美淘券券说火瓜

请站长吃玛卡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