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观网趣观网

一个有趣的网站
   Quguan.net

探访雪梨清仓现场:线上线下万人抢购,有人一天 “剁手” 上万

12

文 / 云飞扬

来源:新榜(ID:newrankcn)

今早,雪梨公司线下清仓的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阅读量破亿。

“雪梨要清仓大甩卖?难道是为了补税回款?”

实际上,早在 12 月 23 日,“雪梨在线下低价清仓” 的消息就开始在各大社交平台流传。当日,我也探访了清仓现场。

此前,有媒体报道,雪梨的直播公司盛珩文化已原地解散,员工自 12 月 15 日起不再打卡。双 12 前,雪梨准备了价值 1 亿元的备货,现在正有大批服装代理商准备低价接盘。

12 月 23 日,宸帆的一封内部感谢信也流传出来,信中写道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感恩陪伴,我们期待未来再次相逢”。与其说这是一封感谢信,不如说更像是一封告别信。

一鲸落,万物生。一股名为 “捡漏” 的情绪开始迅速发酵。

走,捡漏去

12 月 23 日,小红书上不少账号开始发布雪梨低价清仓的消息。这些账号有的拍摄了现场人头攒动的盛况,有的声称在售卖雪梨的同款服装。

“怎么买,我想买,我在北京”、“姐妹代购吗”…… 评论区内,大批网友组团询问购买方式,不少账号的评论数直接翻倍。

因为添加人数过多,不少账号留下的微信号显示无法添加。其中一位客服回复称,自己不是雪梨官方,而是网红服饰集合店。猜测这可能是接盘的服装代理商。

而在微信,不少名为 “网红优选特惠” 的抢购群也开始在私下流传。据观察,进群的不少人对相关情况并不了解,他们有的想询问线下清仓的具体地址和时间,有的想知道能否线上购买。但群内工作人员似乎很忙,回复频次很低。

截至发稿前,我加入的两个抢购群,一个 500 人已满,一个 432 人,且人数快速增加中。保守估计,多个抢购群累计人数至少破万。此外,一位用户在群内晒出购物清单,显示当天消费超万元。

但对于这次清仓,并不是所有人都准备动身抢购。在各大社交平台,除了 “怎么买”、“蹲一个” 的留言,还有不少负面评论。

这些衣服真的增加衣橱负担。

韭菜精了可以说,还帮人家清库存。

这些不开票收入,她会缴税吗?

据了解,雪梨的线下清仓活动位于杭州滨江区云狐科技园 4 号楼 1 楼,2021 年 12 月 20 日 - 2021 年 1 月 20 日期间,每天 10:00-20:00 营业。

雪梨是补不上税要清仓回款吗?消费者会买账吗?为了一探究竟,我当即乘车前往。

暂停营业,明日继续

12 月 23 日 18:00,我来到了云狐科技园。

随着走进 4 号楼,迎面走来越来越多怀抱衣服的女孩,我听到她们边走边聊 “我抢到了一件大衣”“明天再来吧”。

7 点半清场,买不到的可以明天再来

到活动现场时,天色已暗,但门口仍有很多来抢购衣服的人。因为人太多又太挤,两位男性工作人员不得不堵在门口,试图限制人流。

玻璃门上贴着显眼的 “暂停营业,明日继续,源源不断”,旁边墙上则挂了一张宣传页,写着 “Sale 特卖专场”。

“走,吃饭去”,人群外围,两个女孩见人太多,不得不遗憾放弃。但有人仍情绪高涨,利索地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朋友说 “你不能过来吗?”

这附近坐落着网易、交个朋友、谦寻、宸帆等一大批互联网企业,听交谈,不少人是看了同事朋友圈才匆忙赶过来的。

隔壁某公司员工在朋友圈看到的照片

隔壁某公司员工在朋友圈看到的照片

“不要挤,不要急”,走上前去,我听到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拿着喇叭扯着嗓子喊道。为了控制局面,她还补了句 “我是孕妇”,但因为语气太像开玩笑,不少人依旧往前挤着。

“太可怕了”,最后这位女性工作人员不得不苦笑放弃。

有网友拍到,当天下午人流最高峰的时候,交警不得不出动帮忙维持秩序。

18:30,在僵持了一段时间后,工作人员不得不放开人流,并大声强调 “7 点半清场,买不到的可以明天再来”。

随着一声令下,玻璃门打开,几十个人开始疯一样往前冲,身处其中,整个人甚至不需要用力就会自动往前移动,仿佛走进了《釜山行》现场。

全场最高价不超过 299 元

冲进门后,我的眼前出现一个上百平的大厅,右手边是收银台,其他地方则摆满了大大小小几十个衣架子,上面挂满了呢大衣、羽绒服、短裙,以及极少部分春秋装、靴子,价签上标着 9-99 元,99-199 元,199-299 元。

随着人流涌入,放眼望去,大厅内多是 25 岁上下的年轻女孩。她们快步审视着一排排衣架,希望能抢到心仪的衣服。

穿过整个大厅,会发现女孩们有的在镜子前比划起来,有的想让旁边朋友给点意见,有的则已经把选好的衣服穿到了身上。不少女孩因为选的衣服太多,专门花 2 块钱从工作人员那边买了一个大大的黑色塑料袋,或抱或拖着抢到的大堆衣服。

除了女孩外,大厅内还能看到几个男孩,其中一个男孩带着耳机、开着视频,拿着一件衣服在大声介绍着,应该是在远程替自己女朋友选衣服。

宸帆租下了这栋大楼的 1-2 层,1 楼大厅则被分割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正在清仓的女装区,另一部分则是尚未开放的童装区。

“是不是真便宜”“好多衣服白天都抢完了”,大厅内,不少人一边讨论,一边拿起衣服的吊牌看起来。

线上继续,正常清仓

时间很快来到 19:30,工作人员开始拿着喇叭督促所有人离场,但不少人仍自顾自选着衣服。入口的玻璃门外,则扒着不少往大厅探看的人。这些是最开始没冲进来的人。

很快,一个进群二维码被贴在了大厅的几个显眼处,喇叭里也开始有声音传出:“宝宝们请有序离场,并及时扫码加上我们的微信群,我们的小程序上线后,大家就可以买了。”

大厅内,几位工作人员则补充说:“小程序正在加班加点制作”、“明天 10:00 再过来也不迟”。

随着大家陆续进群,收银台前开始排起长队。结账时,工作人员说,因为限购,目前只能用支付宝付款,但除非有质量问题,不退不换。

在现场热情的购物氛围中,我买下了两件呢大衣,一件羊毛含量 40%,价格 80 元,一件羊毛含量 80%,价格 215 元。至于衣服到底便宜了多少,就像现场很多人想的一样,既然是清仓,那应该会便宜吧。

20:00,几个工作人员开始把选购一空的衣架挪到大厅一侧,最后几个人则拿着大包小包,准备离场。

“现在就剩‘榜一大姐’了”,一位工作人员说。听工作人员的交谈,大厅剩下的衣服似乎被某个大姐包圆了,这可能是某位代购或者服装代理商。

离场间隙,一位买好衣服的人说:“雪梨这应该是为了补税吧,不然为啥清仓。” 这可能也是现场不少人的想法。

事实上,每到年底,不少服装企业都会举办类似的特卖清仓活动。但在被 “封杀” 后,雪梨这个 3000 万粉大网红的清仓格外容易让人多想:“是不是要关门甩卖了?会不会前所未有的便宜?”

虽然因为缺乏内部数据,目前我们无法确认相比往年,今年的清仓活动是否规模更为庞大,回款意愿更为强烈,但因为清仓登上热搜,这的确是第一次。

当晚 20:10,我又来到活动入口处,此时,两三个人还没离开,并问了工作人员几个问题:

顾客:明天还开门吗?

工作人员:待定。

顾客:这个清仓是今年才有的吗?

工作人员:我们每年都会清一波,跟四季青一样。

为此我还询问了宸帆内部人员,对方的回答同样是 “正常清仓”。

从 “明天继续” 到 “待定”,从 “雪梨为补税回款而低价清仓” 到 “正常清仓”,事情似乎总是发生着变化。

风暴中心的雪梨

在外界看来,这场火爆的清仓活动似乎值得被赋予一些别样的意味:

据媒体报道,在被税务部门处以天价罚款后,雪梨不仅被封号关店,买地建楼、融资上市等计划也被迫暂停,甚至有传言因为涉及资本市场的对赌协议,雪梨需要赔偿一大笔钱,因此,雪梨需要对库存进行低价清仓,以尽快回款。

《我亲眼看见了雪梨的落下》,这或许是一个更戏剧的故事。

从 2011 年的大学创业女孩,到 2015 年的微博红人、淘女郎,从 2019 年的新晋淘宝主播,到 2021 年的豪言不做第三,再到 11 月份的天价罚款,12 月份的全网 “封杀”。现在火爆的线下清仓似乎可以作为一个活色生香的视觉样本。

但从现有信息看,我们无法得知这场低价清仓和雪梨被罚有着必然联系。此外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针对解散传闻,宸帆回应称该消息不实,公司也并未解散。

几个月前,我曾拜访宸帆,当时据介绍,宸帆有电商、MCN、新消费品牌三大业务线,全公司有 1500 多名员工,1000 多个供应商,300 位独家签约红人,30 + 独立子品牌。但现在,随着雪梨被罚,宸帆的一切都被按下了暂停键。

有业内人士称,因为雪梨、薇娅相继被封,已经有机构老板试图拉拢宸帆、谦寻的业务负责人,毕竟,“头部公司的人才很抢手”。对此,谦寻的某位员工说:” 都不用挖,大难临头各自飞。”

因为雪梨的淘宝店铺在双 12 前 1 小时被封,大量备货的供应商们由于少了一个大渠道而不得不另寻出路。“能出掉就是胜利”,一位供应商曾对时代财经表示。

据公众号 “噪点 GlitchNews” 报道,宸帆的大部分款式的服饰都将以五折的价格从代理商渠道售出。此外,抖音、小红书上不少账号也开始大发 “雪难财”,通过售卖 “雪梨原版” 来赚取流量。

雪梨还有机会复出吗?

面对部分网友对清仓活动的质疑,有人留言:“用便宜的价格买心仪的东西,没毛病啊,非要把别人逼死才满意?”

此前,在回复有关薇娅被封事件时,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黄伟也认为:“我个人不支持封杀,全网封杀到底是各个平台自行发起还是有关部门的统一要求,法律依据都存疑。目前显示的各账号被封全部是依据社区公约被封禁,是否符合比例原则?是否保障了当事人的程序救济权利?如果是有关部门的统一要求那本质上是一个行政处罚,法律依据又是什么?”

此外,在自有品牌上深耕多年的雪梨,可能还多了一条退路。

但是,监管政策的收紧,共同富裕的大势,以及对头部主播的审视,让所有理由都被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当晚 20:15,我来到了云狐科技园对面的西可科技园,进门右手边就是宸帆的办公大楼,2016 年,雪梨租下了其中 5 层。

抬头望去,即使已经很晚,宸帆的大楼内仍能看到不少亮着灯光的房间,偶尔还能看到人影走过,那或许是正在加班的员工。

去年 8 月,雪梨专门租下上海复星艺术中心,庆祝自己直播一周年

至于风暴中心的雪梨,在被罚、道歉、被封后,再未有任何公开回应。

今天是圣诞节,6 天之后,时针将拨至 2022 年。

没有人知道,在连封两位头部主播后,是否还会有人倒在新年前夜;直播电商这艘曾日进斗金的巨轮,明年又将在驶向何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趣观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quguan.net/p/15421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

佳美淘券券说火瓜

请站长吃玛卡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