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观趣观

一个有趣的网站
  quguan.net

快手没提元宇宙

image

01

许多年后,当我们再次回望,2020 年,或许是一切转折的开始。

蚂蚁上市折戟,快手大起大落,滴滴下架整改。美团拼多多阿里腾讯,前几天还因为疫情倒逼数字化而屡创新高,突然之间就因为反垄断整治而实现腰斩,恒生科技指数和纳斯达克终于在 2021 年分了手,一者泄气而下,一者继续昂扬。

甚至还来不及告别,中国互联网最好的时代,就突然结束了。

“元宇宙”,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进入我们的视野。不过,这个被赋予无数想象和光环的概念,远没有知识付费课程中阐述的那么神秘叨叨。

进入 “后互联网的时代” 是全世界科技公司的关切,人类将何去何从,我觉得,不妨去 “前互联网时代” 找找答案。

我努力回忆小时候的生活,那是 90 年代末 20 世纪初,生活里很重要的一件事,是晚饭后和家人,或者用座机电话约上朋友,一起在热闹的市区走走逛逛。

这个典型的生活场景,没有一项需求是出发之前明确的,但是它们却奇妙地融合在了一起。

娱乐 —— 看看街道上的新玩意新表演,用气枪打气球,或者最新的投篮机

社交 —— 和家人、朋友散步聊天

购物 —— 顺便在商超和小摊上买买东西

元宇宙一点也不神秘,它指代的方向是,当互联网由新意变得平常,人类会在现实世界之外逐渐构建一个数字世界,并且随着 VR、AR、AI、人脑连接等各项技术的进步,这个数字世界愈发真实和丰富。

现实生活在数字世界的投射,早已发生。

又到了科技公司三季度财报的发布期,元宇宙这个话题分别出现在了腾讯、B 站、小米的三季度业绩电话会上。根据快手 Q3 财报,每天有 3.2 亿人,人均内容消费时长近 2 个小时,这样的快手,在财报和电话会议上,反而没提元宇宙。

在 “把现实生活搬运到数字世界” 这个任务上,短视频明显是比文字、照片、游戏更好的工具。

现在刷快手,本质上和小时候晚饭后逛街一模一样,打开 APP 之前,我没有想好哪一种明确的需求,但是它们就是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

娱乐 —— 看看关注人发布了什么好玩的

社交 —— 和关注的人互动,把有趣的视频分享给家人朋友

购物 —— 顺便在直播间或者小店买买东西

有人为元宇宙感到欣喜,因为那里有一个空前逼真和丰富的数字世界。也有人对元宇宙恐惧,一个逼真的虚拟世界可能是人类文明的坟墓。

以上两者都不值得过分细辨,原因在于,太遥远了。在人类文明中,只有互联网是如此的 “快”,而元宇宙由于受限于 VR、AR、AI、人脑连接等硬科技,注定要耗费漫长的等待。

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探讨、纠正元宇宙的价值观和方法论。

今天,当我们站在互联网时代的结尾,元宇宙时代的开端,我们应该以怎么样的心态总结上一段旅程,用怎样的原则开启下一段篇章。

这才是一个有价值的问题。

02

过去二十年的互联网浪潮,气氛是狂热的。

高举高打的融资,激情翻番的规模。互联网平台往往喜欢主动、强势地催熟一些新事物。资本褒奖跑得最快的,淘汰动作缓慢的。

在这场残酷的丛林竞争中,往往赢者通吃,输者出局。

中国前十大互联网公司,都是在各自领域杀出一条血路的狠角色。其中,快手是个少见的另类,佛系和慢条斯理,是它甩不掉的标签。

其中,快手被抖音弯道超车,后来居上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

快手先知先觉,在 3G 网络都未成熟的 2013 年上线短视频社区。而姗姗来迟的抖音要到 2016 年才开始在今日头条孵化。

同在短视频赛道,快手和抖音却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产品。

快手上线就是双列模式,用户根据封面自己选择看哪个短视频,下滑会进入评论区,看完需要退出视频,回到双列界面重新选择。双列模式要求用户不断自己主动选择,用户 follow 某个主播,每天打开快手 APP 是主动点击他 / 她的封面看视频。日积月累,培养出用户对于创作者的信任感。

而抖音始终是单列,打开 APP 就开始播放视频,下滑就直接进入下一个视频,而且是算法为你计算好的。用户都不需要认清创作者的名字,这样产品设计中,用户和创作者的关系非常薄弱。

快手自上线以来长久不急于增长,而是只靠用户口碑传播,慢慢完成快手体系内的信任关系搭建。一直到 8.0 版本,界面开始同时兼容单双列,通过扩展公域,调整流量生态。

再比如,无论是硅谷还是中国,互联网创业往往遵循这样的规律:两位好友联合创业,但是当公司形成规模,必须权力归一,从而使压力剧增的产品、增长、融资找到一个明确且唯一的拍板人。

而快手竟然长期实行宿华和程一笑 “双头治理”。偏偏两位年轻创始人,都崇尚工程师文化,且都不具备强势性格。等到快手的外部环境和竞争冲击来到 2021 年,再水到渠成地推动高层架构调整。

这大概就是很多人,即使不用快手,在情感上也很喜欢快手的原因。

第一,形象上,快手就像一位胖胖的憨憨的大哥,佛系,低调,不折腾。慢条斯理,人畜无害,不会利用手中的权力去宣扬什么。没有表现欲,远离聚光灯,只在真正需要的时候,再走到前台来纠偏。

第二,有一个比较强大的第二名,总是好的。第二名是对第一名的约束,是整个生态的幸事。

当然,即使佛系如快手,也不是总能独善其身。

快手坚持 115 港元的 IPO 定价,但一登陆资本市场,迅速因为稀缺性,引发资本抢注,股价硬生生推到 400 港元。但是,转眼,资本又因快抖竞争格局,转而对快手极度悲观,快手的股价又悲剧地被砸到 64 港元。

不管是高处不胜寒,还是人生逢低谷,快手还是那个快手。400 港元,没见它出来得瑟,64 港元也没见它出来辩解。

快手虽慢,但是有自己的节奏。这次,Q3 业绩,有两个数字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第一,是快手电商的复购率达到了 70% 以上。事实上,这个数字长久以来一直在上升,从 2019 年的 45% 到 2020 年的 65%,再到如今超过 70%。我觉得,除了电商能力的提升,背后更大的原因在于快手长期强调的信任关系,现在的快手累计有 140 亿对互相关注的用户(比去年同期增长 59%)。

第二,线上营销服务收入 109 亿,同比增长 76.5%,在下行的广告市场依旧保持强增速。曾经,快手的第一大收入来源是直播打赏。如今,在线营销取代直播成第一大收入已经有几个季度,电商开垦出一片天地,营收结构更健康,Q3 的 GMV 达到 1758 亿,前途光明。

这样的成绩,让我意外,因为这和 “佛系” 的标签格格不入。

但是,仔细想想,也不意外。

快手的起点,是普通人的真实生活在数字世界的投影。快手的背后是一个生产依旧旺盛,生活依旧在不断丰富的中国。八年来,快手这个市井,很像大城市郊区的城市化,从一片粗犷的农田一点点加入新东西,一步步发展到今天的丰富生活 —— 从观看他人生活的真实记录,到直播间的老铁互动,再到今天延展出的广告和电商,一切不过是水到渠成。

03

Facebook 宣布 all in 元宇宙,本应是一场盛宴,但是在我的朋友圈,更大的声音却是否定和恐惧。

很大一个原因在于,扎克伯格这些年的形象并不好,围绕他的话题是抄袭,侵犯隐私,把效率置于诚实之上,滥用平台权力左右美国选民的判断……

我不得不说,数字世界越来越丰富,越来越逼真,这个过程不可逆。站在今天,我们要讨论的不是元宇宙来不来,而是我们鼓励一个什么样的元宇宙,我们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价值取向奔赴下一个时代?

时代的风已经变了。从前,我们歌颂小扎少年天才,白手起家,生活单纯,改变世界。但是今天,时代的主题是警惕互联网平台不受约束的权力,是防范野心家左右数字世界的资源配置从而操作普通人的生活。

快手的佛系,在追求效率的狂奔时代,是吐槽和埋汰的对象。但是在今天这个时代的转折路口,佛系,反而散发出闪光和可爱的一面。

程一笑和宿华,从来没有宏大的叙述,他们一直很警惕平台的权力,从来没有尝试向我们传递世界应该是怎么怎么具象的样子。相反,传递的都是,流量普惠、看见生活、拥抱生活,这些抽象的基本原则。

老子说过,治大国,若烹小鲜。

意思就是,你要管理的事业越大,你要服务的宇宙越大,越不要折腾。世人受不起折腾。

这背后是一颗敬畏之心。

佛系的快手,竟然也能做好广告和电商。恰恰说明,互联网只是一个连接的工具,真正要感激的是互联网之下那个蓬勃生机的真实世界。

过往二十年里,互联网巨头热衷于集中资源为我们推动新事物、催熟新业态、带路新生活,未来,这样的热衷值得警惕。而像快手一样,不介入,只维护好基本的规则和秩序,剩下的交给用户,让信任关系在时间长河里慢慢流淌,生态自己发展到一定的程度,需要的时候,平台再来搭建基础设施 —— 让社会的变革自然而然的发生。

快手没提元宇宙,这很好。元宇宙需要的是一个低调无为的看门人,而不是热衷宏大叙事的主宰者。

来源:衣公子的剑 微信号:yigongzidejian 

本站文章未说明转载即为原创,转载请注明,趣观 » 快手没提元宇宙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

佳美淘券券说火瓜

请站长吃玛卡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