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观趣观

一个有趣的网站
  quguan.net

我在殡葬业工作

newfoundland-dog-6809305__480

大学学的殡葬,毕业后进了一家殡仪服务公司上班。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猝死的人真多,年轻人真的多爱惜自己的生命吧。

我触动最深的三次。第一次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二十三四岁,在空调厂上班,意外失事(坠楼还是猝死我记不起了),换洗的时候他的一个男同事一直跟在旁边,入棺后也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猛抹眼泪,后来同事们来了,一起围坐在冰棺旁边哭了很久,那三天他们一直就那样围坐在冰棺边。底层人民面对命运猝不及防砍过来的刀子的那副样子,真的很让人难过。

第二次是一个怀孕的母亲。那晚抬重师傅送她上楼入棺的时候,我正好去电梯旁边的仓库拿东西,很暗,我看了一眼那具遗体,整个人从头到脚都冻住了,她的腹部高耸,看起来有七八个月了。在这之前我只知道她是自杀去世。拿完东西我跟同事说刚送来的是孕妇。同事也有点消化不过来,半天才说出来一句 “好像一切都坏掉了。之前的死亡都还算正常,自杀,意外,但还是正常的,但这个孕妇,我真的有点接受不了…” 后来知道,孕妇的老公孕期出轨,孕妇本来身体就不好,有病,被捉奸在床,一个人喝了酒什么的,去世了。听同事说,第二天小三还过来了,穿得很花枝招展。

第三次是一个工地上坠楼的母亲。我去换洗的那儿远远看了下,头已经摔断了,只连着一点点筋骨。白事一条龙把她随身带着的遗物给我,一串钥匙,一部手机,一个工牌。已经被冲洗过了,但仍然沾着血。一条龙走的时候再三嘱咐我,把门锁好,不管谁要进去都不行。我估计是还没通知家人。第二天我休息,第三天听同事说,她儿子在美国读书,回不来,老公深夜赶过来签了字,赔了一百万,直接拖去殡仪馆火化了。

我从毕业到现在才五个月,但已经不想再做这一行了,主要还是因为自己当初浪漫化了这个职业,其实它跟其他赚钱的工作一样,只身一份工作而已。并且这个行业门槛低,市场乱,各种利益关系裹来裹去,就我所看到的,做这一行的很多人,都只是想捞钱而已,并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无私高尚(补充:我觉得神圣化或者伟大化任何职业都是片面的),另外,我是做了这个才知道,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是会卖信息的(补充:只是说有这种现象存在,没有说都这样),哪个人要去世了或者刚去世,就打电话给一条龙(补充:一条龙指从人去世到落葬,承包中间所有事务的人),一条龙会直接去医院守业务。之前我们这里两家一条龙抢业务差点打起来还上新闻了。

Q: 这样看感觉人一辈子从生到死都像个笑话,被命运安排的明明白白

A: 我有段时间很难受,我甚至很极端地觉得这一行的有些人看老人的时候不是在看人,是在看商品。有一次两个信佛教的老人过来问,我们这里做不做临终关怀(即人快要去世的时候把人接过来,佛教的临终关怀还需要找佛教人士念经),他们的孩子都死掉了,他们住在养老院,想把自己的后事准备好。他们走的时候还在跟我挥手说拜拜,我现在想起来也还是好难过。

Q: 原来大学还有学殡葬的专业啊!

A: 之前只有专科院校,今年长沙那所升本科了,全国有殡葬专业的大学是四所

Q:Lz 也很勇敢啊,敢报考殡葬专业,一般就算想学也没勇气

A: 我只是高中太不快乐了,以为做个入殓师可以躲开,结果发现我太理想化了

Q: 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本科教育确实有必要设立针对生死的这种临终关怀专业诶

A: 中国在死亡教育这一块是真不太行

Q: 看这些不会做噩梦吗,我唯一一次见到 si 人是我外婆,好几天不敢睡,十几年过去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A: 我们这里送过来的不会有太吓人的遗体,正常死亡、自杀、猝死、交通事故、坠楼这些都有,但给遗体净身不是我们做,我能直接接触到遗体的只有化妆。其实现在遗体对我来说就像,我不知道怎么说,像物品一样?我根本不会想到 ly 这些东西,他已经没有生命了,死掉了,就是这样而已。(我很喜欢给喜丧的老人化妆,会觉得很心安,也很喜欢看到家属满意地跟我说谢谢,这可能是现在我唯一能在殡葬业里找到自己工作的价值的时候

Q: 这个工作算是有编制吗? lz 以后有其他的规划吗

A: 分情况,殡仪馆和那种国家建的墓地有编,我这个只是个小公司,不过也是我们这里唯一一个可以合法守灵的公司(血的教训,真的不要在小公司上班,哪一行都是

Q: 楼主您好,我也是殡葬行业的,可能比你要早毕业几年。刚毕业可能会很迷茫,也会看到很多行行色色不好的东西,会发现和学校老师教的并不一样。 但是这些不好的东西不正是需要我们一代代的人去改变,去阻止,去整合吗?

A: 您说的是对的,但这话其实有点口号式了,实践起来不知道会动到多少人的奶酪,坦白讲我没有那个勇气,我连在这里发帖都很怕被人认出来

来源:豆瓣

本站文章未说明转载即为原创,转载请注明,趣观 » 我在殡葬业工作
分享到: 更多 (0)

友情链接

佳美淘券券说火瓜

请站长吃玛卡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